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血腥虐待11

血腥虐待11
第1

    戴着镣铐锁链的晓慧被架到了台上。姑娘受过刑伤的双脚本无法走路,脚趾上的伤口刚勉强长出来一层新皮,原来晶莹的脚趾甲所在的地方现在是一片血红血红的新,令人触目惊心。她是被两个打手一路拖着过来的。

    晓慧被拖到了j博士和九爷的面前,j博士用怜悯而得意的眼光打量着被摧残得不成人样的少女,仿佛在欣赏自己的一件杰作。少女的眼光低垂着,不敢多看j博士一眼。j博士把晓慧盯了足有十几秒锺,然后向打手们吩咐道,给小姐準备一下罢

    几个打手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地卸去少女身上的镣铐,剥去她的囚服,露出了少女伤痕累累的裸体。集中营的囚服是特制的,是一条灰色的无袖连衣裙,在双肩处用纽扣扣住。之所以采取这种设计是爲了方便作──在狼堡中少女们的囚服随时都可能需要被剥去,而这种设计只要用一只手方便地解开肩部的纽扣,囚服就会自行掉下。

    少女知道打手们又要对她用刑了,不由得惊恐地大叫着,饶了我吧,我已经什麽都说了,别再打我了

    哼哼

    j博士狞笑道,你说是说了,可是说得很不痛快呵,让弟兄们费了好大劲,今天就是让弟兄们出出气的

    说着,朝打手们一挥手,把她吊起来,準备锯刑

    在两名女警招供的当天晚上,文卿就因爲子大出血而惨死在牢房里,永远地脱离了苦海,剩下晓慧在这里继续接受炼狱的磨难和煎熬。

    打手们把晓慧的双手反绑到了背后,然后把赤身裸体的少女拖到了刑架前,按倒在地,提起她的双脚,把她的脚踝分别绑在了刑架两边的铁圈上。少女就这样呈y形地被悬空倒吊了起来。

    两个打手拿来了一截两米长的草绳,分别在少女的身前和背后站定,草绳跨过少女的档部,打手分别把草绳在手掌上绕了几圈,攥住绳子的两端,而草绳则勒在了少女的唇上。

    糙的草绳勒在少女柔软的耻处,晓慧的身子开始扭动,一半是由于耻处传来的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一半是由于极度的恐惧。

    少女继续哭叫着,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不能饶

    j博士随之向打手命令道,开始

    打手们不紧不慢地象拉锯似地前后拉动起草绳。

    啊──啊──

    晓慧杀猪般地嘶嚎起来。少女部周围的皮甚至不是可以用细嫩两个字可以形容的,那种滋润、柔软、滑嫩和易受伤的程度只有新生婴儿的皮肤可以与之相比,怎堪砺如刀的草绳的蹂躏随着草绳的慢慢锯过由卝文卝人卝书卝屋卝整卝理,户的皮立即被揉烂,刚拉过几下,草绳的中段就沾满了鲜红的血迹、磨碎了的屑和揉搓下来的毛。这种酷刑施加在女囚身上的不仅是体的极大痛苦还有极度的屈辱感,使人感到生而爲人,特别是生而爲女人的脆弱。

    九爷凑近了仔细观看,啊,可能还有汁吧

    九爷笑着。

    围绕在周围的打手们爆发出一阵笑。

    啊──啊──

    少女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

殷红的鲜血流入黑黑的毛从中,又慢慢地从茂密的毛从中流出,沿着小腹向下流淌。少女的身体剧烈地挣扎着,但这样只能更增加她的痛苦,渐渐地,少女放弃了这种徒劳的挣扎,身体随着草绳的前后拉锯而有节奏地晃动着。由于被倒吊着,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她的脸涨得通红,头痛欲裂,嘴角渐渐地开始向外吐着白沫,一头美丽的秀发向下散开来,发梢拖在地上,秀发随着身体的前后晃动而如柳枝般摇曳,在打手们眼里简直如同优美的韵律。

    j博士兴致勃勃地在一边滔滔不绝,这种刑罚两千多年前在罗马帝国就有了。那时候这种锯刑是用来处死犯人的,经验老道的行刑者可以用一绳子从腰部或者从裆部把人锯成两半。

    呵,呵

    j博士的介绍引来一片啧嘴声。

    当然,

    j博士一指那两个打手,这两位绅士今天手下留情得多了,他们并不打算把她锯开,只要伤点皮就可以了。因爲,

    j博士嘿嘿一笑,等一下还有更刺激的呢

    打手们锯锯停停,并不想很快让少女痛昏过去,而是要尽量消遣她。少女洁白但是伤痕累累的裸体上又多了一道新鲜的血迹,从黝黑的芳草丛细细缓缓地向下延伸,流过腹部,穿过沟、脖子,慢慢地在她的下颚处积聚。

    草绳拉过十几下后,可怜的少女还是被这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折磨得失去了知觉。

    虽然前后只是短短的十几分锺,但对在痛苦中煎熬的少女是那麽漫长,而对那些沈浸于其中如癡如醉的打手们来说又是那麽短暂,不过瘾,他们一个个涨红着脸向j博士要求着,博士再给我们示范一个更彩的

    好呵,好呵

    j博士今天兴致很高,先把她拖下去弄醒,然后我再让你们欣赏一回披麻戴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