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暴力虐待> 我被十几个黑人残忍轮姦的经历

我被十几个黑人残忍轮姦的经历

这是我2年前的一段经历,那时候我20岁,正在美国读大学
我选修的一门课程的班级里,有个叫汉姆的黑人男生一直对我很好,他长得高高壮壮,又很帅。 有一天晚上在一个party上,他请我做他的女朋友,我答应了。

party结束后,汉姆请我去他住的地方---他在校外租的一个公寓。我心里稍稍有些紧张,我还是比较保守的女孩,在国内只交过一个男朋友,而且没发生过关係,不知道去了之后会发生什幺,想想有点可怕,而且我才刚刚答应做他的女友呀,还不想进展那幺快。 但是在他的一再坚持下,我还是跟着他去了。  

一进公寓,他就立刻把门关上,似乎变了一个人,迫不及待地把我抱进卧室,扔到了床上,然后整个人压在我的身上,疯狂地吻我,几乎让我窒息,接着又疯狂地吻我的脸和脖子, 一只大手在我的乳房上用力的捏,一只手伸到我的阴部揉搓。我很害怕,用力反抗,大声喊不可以,他狠狠打了我一个耳光,掐着我的脖子说:“你既然做了我的女友,就要跟我做爱,否则我会打死你”我吓哭了,任由他粗鲁地把我扒光。然后他又拿出一条绳子, 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 接下来他开始脱自己的裤子,当我看见那根几乎有我手臂粗,又黑又壮的的阴茎从他的内裤里弹出来时,我只有默默地流泪,心里后悔极了来他的住处。  
他分开我的双腿,把龟头顶在我的洞洞口摩擦着,然后用手扶着往里推,他的龟头太大了,像拳头一样,我从未进入过任何东西的窄窄的洞洞怎幺能承受得下呢?我疼得眼泪流了下来,冷汗直冒, 巨大的龟头一寸一寸前进,在碰到一个瓶颈时停了下来,那应该是处女膜吧,在尝试了几次都不能继续前进后,汉姆似乎没了耐心,他嘴里骂着髒话,使劲把我的双腿掰开,压在床上,让我的阴部完全朝上,然后跪在床上,把阴茎稍稍向退出了一些,然后,猛地使出全身的力气压下去,“啊——-” 我听见自己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感觉整个阴道都被撕裂了,他却完全不理,疯狂地抽插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他用力顶住我的洞口,把精液全都射了进去,满足地拔出了阴茎。

我感觉身下一片湿乎乎粘粘的,低头一看,是一滩血和精液混杂的东西。
夜里, 汤姆又强姦了我3次。


(二) 我被十几个黑人轮姦了

昏昏沉沉地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我听见汉姆在打电话,这个畜生,他居然约了朋友晚上一起来干我。
我吓坏了,赶紧穿上衣服,沖出卧室,想要逃跑。
刚到客厅,就被汉姆一把抓住,摔倒在地上。 他狠狠踢了我几脚, 大骂到“臭婊子,还想逃跑?乖乖等着被操吧!”
“放开我,然我走!”  
“闭嘴!”
他又用绳子把我绑了起来,然后拿来一块毛巾把我的嘴塞上, 最后把我放在了客厅的角落里”
他把客厅里的桌子,椅子,全部搬开, 只留了一个沙发。难道,是为了晚上做準备?我心里不寒而栗。

天刚黑,门铃就响了,我的心咚咚跳了起来。 走进来十几个黑人,有几个居然比汉姆还高大,强壮, 看到我他们兴奋无比,用各种淫秽的语言讨论着怎幺操我。
汉姆给我解开绳子,拿掉毛巾,把我放到了客厅的中央。 我被恶狼般的一群黑人围着,他们流着口水,胯下已经挺了起来。
“求求你们了,别这样” 我哭着边哭边向后退。  

没人理我, 他们一个个脱光了自己,一个个大得吓人的阴茎微微跳动着对着我,每个人眼里像冒着火一样盯着我。
突然,被一个黑人从后面抱在怀里, 接着,被他压在地上,我使劲挣扎着,却有好几个人压住我,有人按住我的胳膊,有人按住我的腿。终于我没有力气再反抗了。
先是嘴巴被一个人捏开,一个粗大的鸡巴塞了进来,带着恶臭,并向我的喉咙横沖直闯,让我好几次要吐出来。
腿也被分开到最大, 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黑人就把他的鸡巴扑哧顶到最尽头, 用力地狂插了起来。疼得我眼泪直流,但是嘴巴却被另外一个鸡巴塞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我的手里和乳沟里也被塞满了鸡巴, 还有人拿着他黑黑的大鸡巴往我的身上乱顶。不久我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白白的精液。
一轮结束后一个黑人躺在地上,我被另外两个黑人驾着,阴道口对準他的鸡巴用力按了下去,在我发出一声惨叫后,下面那个人抱住我,让我趴在他的身上,有人在我的后面给我的屁眼涂上了些不知道什幺滑滑的东西,然后感觉一个鸡巴顶在了那里,开始用力往进钻。 我感觉火辣辣的疼痛,于是躲闪着,前面那个人紧紧地抱住了我,让我不能动。 随着一声凄惨的嚎叫,钻心的疼痛让我晕了过去。  

醒来发现我身上三个洞都已经被填满,阴道里,屁眼里,嘴巴里都被鸡巴充满着,三个黑人正卖力地操着我。 其他人有坐在沙发上边休息边欣赏的, 有在旁边打飞机的,
有等着干我的。我彻底放弃反抗了,没有用,让他们操吧。
整整一夜,我被十几个黑人轮姦着, 几乎失去了意识。

(三) 我被汉姆摺磨了整整一年

由于在被轮姦的时候,汉姆拍下了照片和录像, 并威胁我继续做他的女友,我被迫搬到了汉姆那里和他同居。他不仅每天都要干我好几次,还经常叫来一帮他的黑人朋友轮姦我。于是在汉姆毕业回国前的整整一年里,我都被他和他的黑人朋友们摺磨着,他们都有变态和虐待的倾向,经常在干我的时候打我的耳光,踢我,把我的乳房咬出血等等。  

他们喜欢玩一个游戏, 十几个人围坐在客厅里,让我求他们操我,如果没有一个人愿意操我的话,就会把酒瓶塞进我的阴道和屁眼。 经常尽管我哭着求他们,他们还是故意都不肯操我,于是被好几个人按着把酒瓶塞进阴道和屁眼。

我的心灵受到了严重伤害,直到现在也没有找男朋友。